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All叶】818我们宿舍的朵朵奇葩 10

  旁观者“我”姓名不明不必追究这不重要

  私设get  ooc get  原创人物get  不合理get








  传说之中,大学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地方,有美女,不用拼命学习,还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摔!

  骗谁呢!这话说出来现在连孙翔都不信了!

  想当年小生在高中的时候就憧憬不已,现在发现真是图样图森破!

  谁说的不用拼命学!啊!站出来小爷打死他!

  “乐啊,我好像回到了高三啊……”

  “嗯……”

  “老叶真的不用复习吗?”

  “不用,他就负责抢Boss就行了。”乐挥了挥手,转身换了本高数笔记。

  我只能抬头看看上铺的床板,呆滞地摇摇头,然后自由落体运动倒在床铺上陷在被褥的怀抱里,安然地躺尸。

  对,期末,期末了。

  不仅考试,最后排名还要贴到公示栏上,我深深地同意老魏说过的一句话:

  “不排名也就这么地了,还要出榜,那就得好好考,考高分,要不脸面上多挂不住。”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老魏左手拿着肉串,右手举着炸鸡,看不出一点“好好考”的样子。对了,他吃的是我的肉串,我的炸鸡!

  莫名心忽然好酸啊……

  期末的消息一出,宿舍楼都安静了好几天,偶尔可见捧着课本笔记走路晃晃悠悠的师兄走着走着一只拖鞋就不见了,急急忙忙回去找拖鞋。

  再过几天,就有好多人选择放弃直接狗带。

  我不选择狗带,我选择妹子,我选择好好考。

  兴许哪个妹子看我成绩好就看上我了呢?

  我说这话的时候果不其然地被老叶“呵呵”了。

  言归正传。

  小周更加安静了,文州还是平常的样子(因为文州一直都很努力),乐乐终于找到破损的课本(上面有点血迹,应该是刚入秋那时候打蚊子留下的),老韩……咳咳,张新杰也没什么变化,黄少安静了,大家的耳朵也清静了。

  你说叶神?

  一如既往啊。

  除了借小周课本看了两遍,该刷级刷级,该jjc就jjc,该抢Boss还抢Boss,依旧每天调戏名叫“蓝桥春雪”的小剑客。

  咦,刚刚我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咳咳。

  总之,我们整个宿舍,都沉浸在浓浓的学习气氛中。








  考试前一天,阳光明媚,小风微冷。

  少天决定早早起来复习,大清早五点那手机就开始响。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

  叶修受不了一把抓过来直接按掉。

  我朦朦胧胧地看到窗帘缝那块天还没亮,想了想温暖的被窝,决心和被窝抵死缠绵。

  我赌一块,老叶也是这么想的。








  六点半,乐爬下床拉开窗帘,想了想,又爬了回去。

  少天还在沉睡。

  其实我也在睡,这是老叶后来和我说的。








  七点半。

  没有人醒。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老韩和张新杰前一天晚上为了复习分别找了孙哲平和肖时钦(因为是同一系的,并且当时我们几个要么打游戏要么不在宿舍总之没有复习的),估计考虑到太晚了就没回来。

  少天依旧在睡。








  八点。

  我又醒了一次,看了眼手机,很不情愿地爬起来。

  肚子饿了。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全宿舍除了我都在睡。

  当时我只是脑子有些木,总觉得忘了些什么,苦思冥想,不得其果。

  想起叫少天起床已经是我满口泡沫手握牙刷的时候了。








  我拿着毛巾回宿舍的时候,少天已经被老叶用挂衣杆(通常用来上下铺递东西)叫起来了。

  少天本来看上去很不情愿,叶修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人就精神了。

  我很好奇,屁颠屁颠跑过去问。

  “我就说,你再不起来,我就亲你一口。”

  ……

  诶……

  只是后来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就不好使了,少天听完反而变本加厉就是不肯起特别任性。

  反正,我是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法明白为什么了。


 

 

【啊  这个  我拿自己的节操担保啊  这个  不会有生之年的】

【你看我明天就家长会了还这么坚强的发文是不是有点小感动啊  肯定的啊】【其实我还默默搓了个画  这证明我临危不乱  很好很好】

【觉得写的还行就点个心吧  也想看一看写得怎么样  不好就改  太烂就删重写  欢迎提建议】

【还有  求梗  宿舍其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可以包纳玄幻修真网游校园灵异恐怖宫斗等多种主题  所以发生什么都不稀奇】

【又是一堆废话。。】


热度(76)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