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伞修】昔日年少,昔日少年

有原创人物为“我”第一视角




  许多年后,我走出竹屋,看到小徒弟拿着竹剑比划着招式。她年纪太小,总是摇摇摆摆的。

  这丫头是当年我心爱女子的孩子,方才六岁,正是可爱的时候。

  然后,一晃眼,这孩子也长大了。

  她背着我当年的剑,一身素袍,清秀得很,像极了她娘亲。

  她向我道别之日,我看到她的脸,恍惚间想起往事,那年战火,和那些少年。

  最后,纵百般不舍,也只得挥挥手叫她快些赶路,记得常回来看望我这个半百之人。

  末了,想起来个人,便托她问一问,绿林之上,朝堂之中,可还有一个名叫叶修的人?





  这年头哪里都不得安生!

  我背着师父所予的剑,一边急着赶路,一边还得小心钱袋被哪个贼顺了去。

  巧了,前面正有一间客栈,今日总算寻到歇脚的地方了。

  “掌柜的,可还有空房间?”

  “这位少侠啊,房间都住满了,你看……这还有一间三人房空了个位置,少侠可将就一下?”

  我正愁这战乱时候东西都特贵,只怕我这小钱袋撑不了多久,这三人房倒是合了我心意。

  进屋才看到,另两人都是与我一般大的少年,一人持剑,一人持矛,皆是俊秀。

  同龄人之间很容易聊起来,不一会我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起的,还知晓了他们的姓名。恰巧我还不知道应往哪里去,便请求同行。

  “你没有目的地吗?”苏沐秋问道。

  “没有,师父只说了出来历练,从未告诉我应去哪里,只是要我每年都回去一趟。”

  “那你师父在哪?”叶修问。

  “安常郡的青竹峰。”

  “啊……那好远的,”叶修接道,“我曾经去过那里,景色不错。”

  “那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苏沐秋没理会叶修的问话,“多个伴也好互相照顾。”

  “嗯。”

  那时怎么会知道,这两个少年,让我牢牢记了一辈子,想起来,便是苏沐秋的笑脸和叶修挤出来的古怪表情。

  再然后……




  这一路上虽不太平,但多了很多乐趣。

  一个月后,终于到了武奇镇。

  据说有许多绿林侠客都居住在此,镇外的山头说不定住着某位隐士。

  这可真是绿林之人的理想之处。

  沐秋不知怎么弄来了一个小院子,我们住在里面,隔壁的安姑娘人美心也美,时不时分给我们些自己熬的汤。

  我自是十分倾慕安姑娘。

  可惜安姑娘不久就出嫁了,嫁给了南边的李公子,李公子彬彬有礼又学识渊博,安姑娘嫁过去倒是天作之合。

沐秋和叶修的关系总是那么好,每天打打闹闹也不伤感情,跟亲兄弟似的。

  院子里总共两间房,叶修执意要与苏沐秋住在一起,我便独自享用单人房了。只是隔壁总穿出来动静,第二天叶修便会赖床晚起,这就能知道肯定昨晚叶修又去捉弄苏沐秋不成,反而被教训了一顿。

  每天晨练,切磋,想起来真是再好不过的日子了。




  或许是一年后,毕竟老了,也记不太清,战火一路蔓延,燃烧在这个平静的小镇。

  我们三人知晓后,苏沐秋说他和叶修去救南面已经不能视物的老前辈。

  “那我呢?”我很是着急。

  “你去救李家吧,他家比较远,李公子又没有武功,只怕多半要遇害。”

  于是我奔赴东面。

  现在想起来,这就像一个选择。

  东面,救下我的小徒弟,南面……

  我赶到的时候,李公子只剩下一口气,见我赶来,像是放了心,指了指衣柜,再无动静。

  打开衣柜,是一个暗门,李夫人在里面泪如雨下。

  我将她拉出来,草草安葬了李公子,急忙跑到南面。

  周围一地血色,叶修抱着苏沐秋,背对着我,一语不发。

  刹那间,我就明白了。

  苏沐秋死了。

  昨天还笑眯眯拿着竹剑和叶修切磋的少年,再也起不来了。

  我忽然明白,乱世之中,人命何其卑微。

  叶修抱着苏沐秋,终于发出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哀嚎的声音。





  我记不清我们是怎么离开镇子的。

  我记不清我是怎么送走了我心爱的女子,抱起了她的孩子。

  我记不清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回青竹峰。

  只记得,叶修与我挥手作别,临走时说:

  “江湖再会。”

  从此长留青竹,教她读书识字,教她我的一身武学。

  江湖再会,江湖再会,江湖何其之大,恐再会无期。

  人年岁大了,记不清事情,等我回忆起全部,已是三个月后。

  乍暖还寒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恐怕等不到小徒弟回来了。

  也罢,生死由天,只是不知,我这老人去了,江湖有几人知晓苏叶二人了。

【只是突然想这么写了  也没有多少字】

【我觉得,这个是可以拿给妈妈看的啊】


热度(13)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