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大一狗高三淡一年大一没人影】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All叶】戏子 10(上)

  ooc get,私设get,稍微架(xia)空(bian),理科生不懂历史请原谅,文笔渣,更新不定时,流量党哭晕。

民国设定。

※本文没有任何政治倾向

很长时间没写了,可能会有漏洞啊连不上啊什么的跪求原谅。








  许多年后,叶澜在公园里陪着祖父晒太阳。祖父的腿不大好,她就自己学着给祖父揉腿。

  祖父长叹一口气。

  “3月1号,这天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没人会想到,这一天带给整个局势的变化。”





  时间回到2月18号。

  苏沐橙趴倒在桌上,叶修确认她已经昏睡过去,转身走出房间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

  “拜托你们了。”

  刘皓摆了摆手。

  “应该的,只是苏沐橙起来恐怕要生气。”

  “气就气吧,留在这我未必保得住她。”

  刘皓抱起苏沐橙,送进楼下的车里,停了停。

  “叶哥,保重。”

  “保重。”

  叶修看着车离开视野,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就靠我们了。






  黑夜中几声枪声响起。

  百姓早已躲进家门,期盼着一夜过去街上不要多出太多尸体。母亲紧紧捂住孩子的耳朵,生怕他们被外面的声音吓坏。

  虚伪的和平终于被打破。

  这样的夜晚已经不是头一次了,近些日子每到晚上都会有枪声的,夜里也没人再敢出门。

  未知的危险总会带来流言蜚语,现在城里流传最多的说法就是清扫共党。

  陈果自是知晓的,外面说的也没错。

  清扫的就是他们。

  她在等,这里是绝对待不下去了,迟早有一天会被挖出来的,可上面一个命令也没给,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老板娘,喝口水吧。”方锐端着碗。

  “嗯,你们去睡吧,我守着就行,看样子今天我们是安全了。”

  陈果将自己蜷成一团,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窗户。

  或许这是绝路,或许还有生机。





  第二天清晨,叶修穿好衣服出了门。

  陈果只是嘱咐他要小心,近些日子可不太平。

  叶修穿过闹市,出城去墓地。

  石碑上只刻着“苏沐秋”三个字,再无其他,因为风吹日晒的缘故,显得些许破旧,棱角已经磨没。

  叶修长长地叹了口气,捡起一根木棍在旁边挖了个洞,捧出里面的盒子。

  苏沐秋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半的图纸,另一半放在别处,还有一把伞。苏沐秋虽然常常鼓弄枪炮,骨子里却很是喜欢冷兵器,千机伞是他做出来给叶修防身的,说是打一把伞一步一血莲一定很潇洒。

  如今却是不能再来扫墓了,这点念想也要没了。

  罢了,罢了,最后扫一次墓吧。

  日光下,一杯新酒撒下。





  到了正午时分,叶修才走到裁缝店。

  『三月一 东裁缝店 枪』

  上回小孩给的纸上是这么写的。

  “我是叶修。”

  里屋里的女子缓步走出,手上捧着个布包。

  “叶先生,好久不见了。”

  “崔夫人好久不见。”

  “这世道是越来越不太平了,我琢磨着想要搬走,只怕他不同意。”

  “你尽管去提,老崔会答应的。”

  崔林氏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回里屋去了。

  叶修拿走布包,快步赶回客栈。

  看样子这边是必须撤了,不然崔林氏不会自己出来送枪的。

  却邪,好久不见了啊。





  等到叶修赶回客栈,陈果叫来所有人,脸色不是很好。

  “我们客栈的位置实在不好,上面说……要我们自己撤退……”陈果说得有些断断续续。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自己撤退,不会有任何援助,况且正在嘉世附近,安全撤退更是困难。

  “今天就撤吧,晚了会封城。”

  叶修一语打破平静。

  “你怎么知道会封城?”陈果颇有些怀疑。

  “我有我自己的法子,”叶修转身离开,“今天是撤退的最好时机。”

  魏琛见陈果表情不对,离开前说:“信老叶的吧,关键时候他还是挺靠谱的。”

   陈果沉思片刻,没有更好的法子。

  “那就这样吧,听叶修的。”




【这是一个上。。意思就是还会有下。。打算10章结束嘉世这边】

【戏子出来这么慢。。着实惭愧。。一年能写完吗。。】

【之后有点问题要问一下  虽然问得有点早。。还是想问一下】


热度(8)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