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All叶】818我们宿舍的朵朵奇葩 01

在我还有很多个坑没填(e.g.戏子,很多很多个你,新闻联播)的情况下  我又站出来勇敢地开了新坑(打)脑洞不停挖坑不填作死不息

换一个画风吧~

旁观者“我”性别不明不必追究这不重要

私设get  ooc get  原创人物get  不合理get






  我觉得吧,这是一个奇迹。

  在浑浑噩噩混过高一高二以一种拼命三郎的形式冲过高三之后,我怀着一种早死早超生的心态早早看了录取通知书。

  哦,荣耀理工大学。

  哦……

  啊!

  超常发挥了!

  我姐终于忍受不了我如反派一样的“奸笑”声,一碗方便面扣在我脸上,不辣。

  我相信她还是是爱我的,毕竟打是亲骂是爱。

  然后我就被一脚踹了出去。

  高跟鞋。






  尽管开始不太美好,但我还是很期待大学生活的。

  毕竟是那么好的学校啊。

  等我到了宿舍,发现自己真是……

  图样图森破。

  当我敲完门并且刚刚打开它时,一个空瓶子向我飞来。

  很好,很高的精准度,看来是经过预判的。

  不对啊。我去谁扔的!

  我看了看,抹了把脸,雪碧。

  站在旁边的是一位叼着烟的老兄(但是他没点),在我正对面的是一位扎小辫的兄台(之所以觉得是兄台是因为这是男宿舍)。

  很好就是你吧!

  “同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要打你旁边这个!”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到我们宿舍这些奇葩的开始。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扎小辫的兄台叫张佳乐,叼烟的叫叶修。

  也是那时,我彻底认识到了叶修的恐怖。

  话归正题,为什么叫“我们宿舍的朵朵奇葩”呢?

  因为我是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的园丁,或者说,保姆。






  先说一说我们宿舍的构成。

  一共八个床铺,左边俩上下铺,右边俩上下铺,中间的桌子堆杂物,左右上铺拉根绳那就是晾袜子的。

  左边靠门下铺韩文清上铺张新杰,靠窗下铺喻文州上铺黄少天,右边靠门下铺是我上铺周泽楷,靠窗下铺叶修上铺张佳乐。

  所以你们懂的,张新杰是我唯一不用操心的奇葩,永远不用操心,他具备自我清洁功能自我喂食功能自我定时功能等种种强大的功能。

  对了,这一屋打荣耀都是高手,除了我。其实扔到民间咱也是不错的,毕竟从小我姐熏陶咱打不好游戏的男人没人要,但是在这一屋妖孽当中……不提也罢。

  一开始我对叶修那是0好感度的初始状态,直到我看到他的角色名。

  君莫笑。

  诶,君莫笑……

  我勒个去不是吧!

  从那以后我欢快地加入了叶修男神教。






  话归正题,接着说朵朵奇葩。

  既然叶修是男神,那咱当然要鞍前马后为其效忠,什么买烟啦带盒饭啦收快递啦那都是咱的活。

  张佳乐要来帮忙,被男神残酷地拒绝了,理由是张佳乐带的方便面都没有调料包。

  这是个正当理由,我们都很认同。







  接着说张佳乐,乐乐(我一般说“乐啊,blablabla”)运气一直不好,所以我会帮他带方便面,有些时候帮他买头绳,因为他自己买的一拉就断。

  其实我很想让他去庙里拜拜,他真的运气欠佳。







  我的上铺,周泽楷,那真是一个好上铺,人安静又帅,还会帮我一起给叶修买东西(只是为什么他从来不给乐买,这是个问题),还特别老实,是个老实孩子,一脸纯良。

  不过这带来了一个问题,经常有女生找上来(我猜她们贿赂了宿舍门口的大爷)送礼物求约会生猴子(……),我只能一次次帮他推,后来叶修支了个招,让我把内裤套在脸上去开门(类似sox教主),我怀疑他是不是sox邪教成员。

  当然我不会那么做的,我还不想成为一个变态大叔,我还想找个女朋友,虽然有这么一个上铺女朋友多半会跑。

  我自己找到了好法子,拜托韩文清去开门。

  “韩同学看在我帮你处理了那么多被你吓坏的同学,帮忙开下门吧!”

  我很开心,烦恼离我而去。

  过了两天,又有一波女生敲门,任凭臣妾百般哀求韩文清死活不开门。

  我慢吞吞蹭下床,以一种软体动物的姿态慢悠悠蠕动着爬到了门口,开门一问。

  “韩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

  ……

  我感受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为什么我开了这么多次门都没有人做我女朋友,韩文清就开了几天就有生猴子的了,难道都是抖M吗!

  “这不公平!”我声泪俱下地向张佳乐哭诉,“臣妾为什么没有人要啊!臣妾想要一个女朋友然而臣妾做不到啊!”

  张佳乐看了看跪在他面前扒着他膝盖的我,叹了口气,说:“颜值问题,还有宿舍环境问题。”

  那一刻张佳乐夕阳下的身影,深藏功与名。






  接着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我虽然技术不好但手速不错,天生随了我姐,爆发起来那也是能破了二百标准直奔三四百的人儿。

  我姐说:“你要是敢在手速上丢了你姐的脸,我就拿筷子戳爆你赐你三丈红!”

  姐姐的话是圣旨。

  当然还有一句话勉励着我,那是我在我姐QQ上看到的『他要是敢手速低下200  都对不起他撸的那些年  对不起他的五指姑娘/坏笑』

  众所周知,喻文州同学……手速欠佳。

  所以每回他们公会群里抢红包都是我给抢的,当然这是我自愿帮忙的。

  至于黄少嘛……我需要给他带各种保护嗓子的药,你知道的,他话多,而且滔滔不绝。

  早些年我一直奇怪为什么黄少的话题总是要扯上叶修,被叶修嘲讽很享受吗?于是我试了一会,痛不欲生,从此格外佩服黄少。

  直到后来我通过我姐知道了有一种关系叫基友,我大彻大悟。

  那就是~爱~

  此外,我还连续几天吃汉堡(当然我有点馋这个了)凑小黄人,然后我把它们分了一半给黄少,一半给我未来的女朋友。你不觉得黄少和小黄人是一家的吗?哦,在这之前我还给他凑了一整套愤怒的小鸟,觉得还是很像他。

  很久以后我们多了特殊的形容词,特别强迫症的人我们就说他特张新杰,特沉默的我们说他特周泽楷,特倒霉的我们说他特乐乐,特温和的我们说他特喻文州,特凶的我们说他特韩文清……特话唠的我们说他特黄少天。

  当然,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叶修还嘲讽的人了,所以不会有特叶修的存在。

  说多了。

  提到黄少,那一定要说张新杰。

  在这个宿舍里,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黄少的文字泡挤出宿舍直接拍到对面宿舍门然后带着两排鼻血缓缓滑下,这个时候只要韩文清或者文州站出来就会安静,宿舍也变得安全。

  可还有一种情况。

  一旦过了23点,黄少还在blablablabla滔滔不绝犹如长江之水滚滚来,那么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我不止一次看到张新杰看了看表再看看黄少天,然后……

  他拿着枕头越过栏杆就糊了黄少一头。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一种杀人现场的即视感,黄少在枕头下挣扎,挣扎,无力瘫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差点报警了。

  姐!我舍友杀人了!他嫌另一个舍友太吵直接用枕头捂死了!

  我听到命运女神的奸笑。

  我看到叶修默默收起了电脑。

  我闻到张佳乐花露水的气味。

  等等花露水?

  好像……之前韩文清点了蚊香?

  花露水不是不能遇火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我舍友是个生活白痴差点杀了我们!

  我,作为二十一世纪杰出好青年,绝对不能视若无睹袖手旁观!

  我……默默盖上了旁边的白床单,从头到脚,然后,翻身睡觉。








  以上是本人的保姆生涯概括。

  这朵朵奇葩,其奇葩之处,略见一斑,日后详述。









【又开了坑】

【你们可以看到老夫真的画风多变没药吃还在欢乐地作死  另外  戏子真的太杀脑细胞  还有  作业真的写不完了】

【人生的意义  在于其不停地作死  和作死并坚信自己不会死——泠清·作业没写完·挖坑没填·手抄报没画·母上要回来】


热度(155)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