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喻叶】巷雨

短篇,ooc,50粉点文

@朔方 

 

 

 

 

 

 

 

 

  喻清打着一把油纸伞,走在细长的巷里。

  母亲嘱咐捎给堂兄的茶叶被细心包好,是新出的嫩芽。她在家里泡了一壶,满室清香。

  南方的雨总是连绵的吧,她没走出过这座城,长久的岁月里,雨落屋前台阶,这里的人也就习惯了数着雨滴声入睡。这里没有滂沱大雨,有的只是这样微微的轻柔的雨。

  再拐一下,就是堂兄家了。

 

 

 

 

 

 

 

 

 

  “堂兄?”

  “喻清?”男子说着让开门口,“进来吧,麻烦你了。”

  喻清摇摇头,放下茶叶,看了看四周,却不见别人。

  “叶大哥呢?”

  喻文州不紧不慢取了茶叶泡出一壶。

  “稍后就来了,你送来的茶叶,半数都要进了他的门啊。”

  “叶大哥嗜茶嘛。对了,那苏姑娘呢?”

  “苏姑娘去了前街,大抵是去寻楚楼主了。”

  “啊啊,那看过叶大哥我就回去吧,母亲那里这阵子落不得清闲的。”

    雨声忽而大了起来,门关上,声音又小了下去。

  “文州啊,隔着街就闻到你这的茶香了,小喻也在啊。”

  “看过叶大哥这就走了,还要劳烦给苏姑娘捎个好。”

  “好好,沐橙这几天也是念叨着你的。”

    喻清笑了笑,提着油纸伞哼着小调回了家。

  “小喻也真是好运气,每回从你这出去,雨都是停了。”

  喻文州刚好泡出第二壶茶来,给两人都倒了一盏。

  “她向来好运。”

  雨声淅沥,二人都没言语。

  最后叶修先开了口:“收起来还是你这里最舒服了,刚路过少天家,那一家人都是能说会道的,只是耳朵有些吃不消。”

  “少天性子活泼,随了家里。”

  “这倒是。”叶修想起前阵子去黄少天家取剑,那一家子硬是留他吃午饭,结果一顿饭下来,几近精神崩溃。

  按照戴妍绮的说法,那可真是人间地狱。

  让沐橙来说,那就是上有天崩,下有地陷,中有黄家。

  若是楚云秀,她只会说,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

  喻文州当然知道叶修想到哪里去了,当初苏沐橙她们说这些的时候,就是在他家里说的,当时他还无比庆幸黄少天不在这里。要不非要炸了。

  “文州这茶叶分我点呗。”

  “……”喻文州就知道,话题拐来拐去,最后还是要来讨茶叶的。这人一次讨不到,以后天天来,反反复复地说,黄少天是一次把话说干净,叶修能分成好几天不带断的,还能不带重样。

  虽然叶修过来他很高兴,但是因为这种原因过来……就不太好了。

  他还是比较喜欢叶修过来谈一谈诗词文章,闲来抚琴而歌。

  喻文州放弃抵抗,乖乖拿了纸,取了一半茶叶包起来,用绳子捆住。

  叶修成功讨到茶叶,从背后拿出一本书。

  “张新杰又总结了一本借古讽今的诗集,这真是……再过两年都能凑成一套了。”

  “想来定无遗漏。”

  “什么时候张新杰能有漏掉的东西,什么时候张佳乐比武就能拿一回第一。”

  “对了”,叶修补充道,“张佳乐说张新杰最近正在总结菜谱。”

  喻文州翻书的手一停。

  “你不会……要我照着张副馆主的菜谱做菜吧。”

  “可以吗?”叶修笑得狡猾。

  喻文州摆摆手,一脸无可奈何,“我倒是也想,张副馆主的菜谱是最精确的,做出来味道也差不了,可是也只有张副馆主一个人能照着菜谱一点不差地做菜,这可是难为我了。”

  叶修也只是开玩笑,笑了笑也低头研究张新杰的新书了。

  窗外的雨是真停下来了,喻文州把窗半开着,屋里也凉快起来。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那人正低头看书,不时拿钢笔在一边的纸上写写画画。叶修一是嗜茶,二是爱书,这书他是一笔不肯划上去的。

  “叶修。”

  “嗯?”

  “不如以后你就住到我这来,就一条街,你住过来也省得天天跑过来,我这里也够宽敞。”

  叶修抬头,“呦,文州你就这目的啊。”

  “嗯?”

  “好啊,”叶修放下纸笔,起身,“我去收拾收拾东西,这就住过来。”

  喻文州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叶修答应得太快。

  “有茶喝,有书看,还有同道之人一同赏评,”叶修走到门口,打开门,“何乐而不为?再说……文州你也不错。”

  叶修晃晃悠悠渡步街上,远处卖煎饼的老大爷吆喝起来,声音传得很远。

  半晌,喻文州反应过来,微微一笑。

  这满城烟雨,还是需要人来陪着一起观赏的。

  他喻文州已经找到一起观赏的人,也算是此生有幸。

 

 

 

 

 

 

 

 

 

【这位客官  可还满意否?(挥帕子)】

【关于张佳乐  还是要点蜡  点蜡点蜡点蜡  身为霸图武馆的人  始终没有拿过擂台第一】【哦不乐乐别打我】【韩队奴家错了奴家这就奉上荷包】

热度(21)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