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All叶】戏子 09

  ooc get,私设get,稍微架(xia)空(bian),理科生不懂历史请原谅,文笔渣,更新不定时,流量党哭晕。

民国设定。

很长时间没写了,可能会有漏洞啊连不上啊什么的跪求原谅。









  苏沐橙抬头。

  天空是灰色的,很快就要下雨了。

  一如杭州的人,杭州的形势。

  她转过身,不再理会。

  不管怎样,只要自己强大起来,总能帮到他的。

  早就不是过去的需要被保护的那个人了。

  高跟鞋的声音清脆。







  “老板娘,今天几号?”

  “阳历18了,你要阴历吗?”

  “不了,”魏琛笑了笑,“今天老叶可有得忙了。”

  “怎么?”

  “苏沐橙过生日呗,以前我还去过一回,那弄得一个热闹。”

  “完了!”陈果“啪”地一下把算盘拍在桌子上。

  “卧槽老板娘你干啥啊!”魏琛被这突然一下吓得一抖,“不是今天要出事吧!”

  “没准备礼物啊……也没人说今天是沐沐生日啊……”

  刚刚下楼的方锐,揉了揉眼睛。

  没看错吧……老魏也会被吓到……







  早上客人还没来多少的时候,苏沐橙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地跨进了兴欣客栈的门槛。

  叶修早就守在柜台。

  “沐橙生日快乐!”

  “谢谢!”

  苏沐橙直接冲了过来,高跟鞋踩得稳稳的,叶修顺势很自然地抱住她。

  “来,给你看样东西。”

  方锐知道今天是苏沐橙的生日,自然也守在这里。叶修在这,苏沐橙肯定会来。

  就是……看到叶修抱着苏沐橙,有点不是滋味啊……

  啊停停停想什么呢,方锐打断念头,这可是人家妹妹!

  乔一帆听到声音,却没出来。

  苏姑娘很开心啊。

  “过来,把盒子拆了。”

  苏沐橙很配合地拆开盒子。

  “是……这件裙子?”

  说着,苏沐橙捂住嘴,明明是很开心的表情,却有泪水慢慢填满了眼眶。

  “嗯,找到这料子可真不容易。”

  叶修说得很轻松,苏沐橙却是知道。

  这件裙子原来是她18岁生日,苏沐秋买给她的。少年自己还没有买一套新衣服,就用攒了好几个月的钱从杭州最大的绣放碧烟坊买了这套裙子。

  那个时候碧烟坊还没有关门,料子是碧烟坊里最好的绣娘锦娘手里最好的一批,上面的珠饰虽不是什么名贵珠宝,但珠子玲珑剔透,也不是便宜的。当时这套衣裙刚出,城里的姑娘都想买,苏沐秋硬是抢下来一套。为了买到这套衣服苏沐秋硬是在碧烟坊守了一夜,一开门他就买到了。

  淡淡的蓝色,阳光下细看还有白色的花纹,珠子是浅绿的,细绳拴着它连着腰间的蝴蝶结。

  为此苏沐秋还托人弄发带,后来虽说没弄来,但叶修去找了他那万年不见面的弟弟,叶弟弟为了哥哥高高兴兴地让人赶工,用了西洋的料子仔仔细细赶出一条发带。

  苏沐橙还记得收到这套衣服的时候,哥哥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

  后来苏沐秋被上面追杀,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这套衣服也不见了。

  现在,叶修重新把这套衣服送给她。

  她知道弄来这套衣服绝不比当初容易。且不说叶修已经不在嘉世工作,就是这料子,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碧烟坊五年前就已经关门,她还知道是上面的人查封的,锦娘早已消逝了芳魂,料子只会越用越少。眼前的衣服赫然是全新的。

  “啊……发带不好弄,这次没弄到,等明年或许就能给你凑齐了。”

  “不用了……”苏沐橙紧紧抱住衣服,“已经很好了……”

  陈果递上手绢。

  苏沐橙深呼吸了一下,擦掉眼泪,抬头又是笑脸。

  “好啦,我真的很高兴。”

  楼上的莫凡松了口气。

  “快上楼,楼上给你准备了别的礼物呢。”唐柔一边说一边推着苏沐橙上楼。

  苏沐橙被推着,伸手推开了门。

  屋子里暗暗的,看来是早就拉好了窗帘。

  苏沐橙进了屋子,环视四周。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唐柔笑道。

  突然空白的墙上出现了亮光,紧接着一棵树的影子慢慢钻了出来,生长的过程完完整整地展现出来,接着一枝凸显出来,不一会只剩下了树枝的影子。

  苏沐橙张大眼看着。

  树枝上一个小芽稍微旋转了一下,渐渐花瓣出现,一点点完整起来。一只鸟忽然落在树枝上,然后飞走。

  鸟飞着,下面凌乱的似乎是树林,很快树林离开。又是一束光,将苏沐橙的肩膀照在墙上,鸟落在苏沐橙肩上,消失不见。

  苏沐橙看着自己肩膀的影子,另一边出现了似乎是纸剪出的影子。

  『苏沐橙生日快乐』

  停顿一会,灯光一个个消失,最后纸影也消失不见。

  屋子里又是一片黑暗。

  苏沐橙听到衣物簌簌摩擦的声音。

  房间正中间的蜡烛亮起,紧接着四周的灯都亮起来。

  “苏沐橙生日快乐!”

  苏沐橙低头看到方锐蹲在桌子下面,手还没完全离开桌子。

  方锐尴尬地笑了笑,“苏妹子生日快乐哈?”

  窗帘一下拉开。

  “祝苏沐橙的未来更美好!”

  她望出窗外,一排排的楼阁,杭州的水乡景色就在那里,昨日刚下了雨,今日的柳就特别青翠,绿得讨喜。

  她回头看向叶修,叶修摇摇头。

  “可不是我干的啊,你该谢谢老魏,他提出来的。”

  魏琛难得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指向莫凡,“主意是这小子出的,刚才手影是他弄的。”

  莫凡摇摇头,“乔一帆准备材料。”

  乔一帆笑笑,“罗辑剪纸。”

  罗辑放下纸,扶了扶眼镜,“包子摆出来的。”

  大家把目光投向罗辑旁边,并没有发现包子。

  “人呢?”

  “他去楼下端饭了,菜饭是老板娘和唐柔做的。”

  “准备的有点少,毕竟你还要回嘉世吃饭嘛。”陈果说。

  苏沐橙突然抱住陈果。

  “谢谢,我很开心。”

  丢掉的裙子会回来,那么失去的,都会回来的吧。

  哥哥你看,我……已经有这么多关心我的人了。

  勿念……勿挂。








  苏沐橙觉得有点晕。

  大概是酒喝多了。

  这可怎么回嘉世?摇摇晃晃的吗?

  她忽然想到酒足饭饱,就该睡觉了。

  “沐橙,对不起……”








  她睁开眼。

  不是熟悉的天花板,也不是兴欣的屋顶。

  枕头很软,被子也很软……

  她警觉地向左看去。

  不是……做梦吧……








【二更~老夫从未想过的二更啊!】

【关于南方的季节特点还有什么柳树……我一个北方人真的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二月北方雪还没化呢。。柳树什么的  如果不对还请告诉我哦我立马就改】

【你猜你猜这个人是谁~哈~】


热度(12)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