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大一狗高三淡一年大一没人影】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All叶】戏子 08

  ooc get,私设get,稍微架(xia)空(bian),理科生不懂历史请原谅,文笔渣,更新不定时,流量党哭晕。

民国设定。

很长时间没写了,可能会有漏洞啊连不上啊什么的跪求原谅。

  陶轩放下电话,瘫倒在椅子上,张着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有些累了,他心想。

  随即又拿起电话,拨号。

  “……”

  叶修提着菜篮,卖报纸的小孩一下没停住,直冲着叶修撞过来。

  叶修一侧身,小孩正被他用手臂护住,毫发无伤。

  “谢谢哥哥!”男孩抬头,对着叶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看上去天真无邪。

  “啊……不谢。”叶修愣愣地回道。

  眨眼小孩就又跑掉了,在街上蹦蹦跳跳的,活泼得紧。

  叶修瞟了眼菜篮子,里面的柿子完好无损。

  刚才那小孩有点眼熟。像谁呢……啊对了,眉眼有点像崔立。崔立那小子,当初结婚的时候搂着媳妇笑得什么似的,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卖报嘞,卖报嘞!上海学生暴动游行,现已被制服!”

  他望着小孩的背影,不一会就望不到了。

  不过一会,陈果就望见叶修提着菜篮子赶回来。

  唔,远远这么一看,这人走路不似他人急急忙忙,也不是书生慢悠悠一步一摇扇的步子,倒有些潇洒的样子。嗯,远看还是挺俊的嘛。

  陈果默默想着,随即想到叶修那张嘴,脸都黑了一半。

  可惜这人就是嘴太黑了,还有那一大堆的秘密,挖都挖不完的。

  “老板娘,菜买完了,一会桥东边的李老板就把菜送过来。”

  “送过来?”陈果说,“多少啊?”

  叶修比划两下,道:“大概一小车?”

  陈果沉默了一下,拍了拍头。

  “这事怪我,你可以少买点的……到最后吃不了都白瞎了哦……再过些日子咱这客栈是要关门的……”

  “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陈果一脸古怪:“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要撤了。”说着陈果起了身,向后厨走过去,“来来来我看看你菜篮子里拎着什么呢一片菜叶子没看到。”

  叶修看了眼菜篮子。

  老板娘要的小木匣,老魏说可能要藏首饰用的。

  沐橙要的木梳镜子,花了点银子买的镜月阁的,说是将来送给楚云秀。

  罗辑安文逸要的墨还有纸。

  包子要的……算了随便找块砖给他就好了,真装块砖在篮子里不得把沐橙的梳子镜子压坏了。

  莫凡要的匕首不好买,等到了夜里去问问张铁匠。

  还有给沐橙买的裙子,颜色很浅很素,刚好衬沐橙。

  陈果眼尖,一下找到了自己的小匣子,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很是惊喜。

  “啊呀!你咋知道我想要这个匣子的!还以为你会买别的木匣子回来,这可真是合我心意了!”

  “果果你上回盯着这木匣子看了好一会呢,叶修哥心细,当然买回来啦。”苏沐橙从楼上下来,“谢谢叶修哥,那我拿走梳子和镜子啦?”

  “嗯,拿去吧,记得早点回去,最近查的严了。”

  “是的长官!”

  陈果正高兴着,也就没太追问叶修为什么拎着菜篮子买这些。叶修嘛,他干事不合常理的多了去了,下回指不定拿菜篮子装文件呢。

  叶修也急着回房间,他眼看着那摞纸和墨压到衣服了,这么一直压着裙子指定要出褶子。

  他几下上了楼,小心翼翼地取出裙子,铺平,再取了纸盒子来。

  沐橙的生辰要到了,今年没了大餐,礼物是不能少的。

  想到这叶修也是有些感慨。当年瘦瘦弱弱的小姑娘,到现在也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的,也称得上是杭州政府的一枝花,还是朵厉害的玫瑰花。

  第一年给沐橙过生辰,简简单单,也是一条裙子,三个人聚在一盏灯下面,小姑娘笑得开心。

  现在人倒是多了,只是三个人少了一个。

  他不再想,将上衣的袖子扯平,手指一顿,从袖口抽出一张纸。

  天色有些暗了,借着灯光看完纸条,他顺势把纸条烧掉,烧完的灰直接倒出窗外。

  纸条是什么时候插进来的?买衣服的女老板显然不是,买的时候这衣服他还抖了一抖上衣。

  对了,是那小孩。怪不得那么眼熟,就是崔立的儿子。

  这世道,这么小的孩子都要参与政治了,恐怕不是崔立提出来的,倒像是他那娘子会做出的决定。

  崔林氏……这般冒险,拿自己的孩子去赌,赌那些探子不会怀疑。

  这般大恩,真不知道怎么谢。

【注:已婚女子不再叫原来名字,夫家姓氏在前,女方姓氏在后,最后以“氏”字结尾。[注:唐奶奶告诉我的!唐奶奶做饭可好了呢只要好好做啊。。]】

【终于把08弄出来了……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我就是不说~我就是不说纸条上都~是~啥~】

【班里排名不变  终于可以不用剁手了】

热度(9)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