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All叶】戏子 07

  ooc get,私设get,稍微架(xia)空(bian),理科生不懂历史请原谅,文笔渣,更新不定时,流量党哭晕。

民国设定。

另,『番外  那年我们同战沙场 』 中,有关于北伐的内容,本文也是北伐结束为背景,但真实的北伐战争是从1924到1927,也就是说2月应该不会国共打得太厉害吧【然而我也不确定。。

  “你你你,起来!我们要搜查!”

  叶修刚从微草回来就看到隔壁的包子铺一地狼藉。

  拿着长枪的士兵在铺子里打开每一个柜子查看,桌椅凌乱放置,静静看着店老板站在军官旁边,手止不住地颤抖。

  陈果在楼上打开窗户看着,魏琛仔细检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确保不会被搜出来些什么。

  罗辑、乔一帆、安文逸早早去了微草和学校,他们要么是书生气太重,要么是一身药草香,总归不像在客栈做工的人。

  莫凡安安静静地在后厨切菜,方锐忙活着进了客栈,陈果后脚就端着茶迎上来。

  “军爷可要歇息会?搜查了大半天不妨喝口茶歇歇。”

  “谢陈老板好意了,”军官停下来润了润喉,“只是上面追得紧,今天兄弟几个还得把整个城都给查完了,停不得啊。”

  陈果把眉一挑,“这是咋了,也没听说谁犯事了啊?”

  军官诉苦道:“听说是上面一个高官带着机密跑了,这不,全城搜查,一会还要关城门呢。我小表妹今天本来要来的,这也来不了了,只能在旁边县镇住一晚了。”

  “这可不是小事啊,再说谁敢在自己家藏机密,那不是一搜就搜到了?”

  “我要是那人,早跑了,那等得到现在?上面要搜,也是没法。”

  小兵把楼上楼下搜了个遍,连着厨房也一并搜了,方锐一直低着头烧火,也没人注意他。

  小兵摇了摇头,军官摆手,转身要走。

  “下次来吃酒诶!”

  “肯定带兄弟们来陈老板这喝酒!”

  等到军官彻底离开这条街,陈果才松了口气,叶修也回来了。

  方锐小跑过来,问:“这算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什么事啊?搜查?”

  陈果道出刚才那一堆话。

  “是啊。”叶修痛快地承认了。

  陈果真是不知说些什么好了。这么大的事,这么简单地就承认了?

  对面包子铺包老板都要吓死了,包荣兴一个劲安慰余魂未定的包爸爸,虽然带给了包老板更大的精神刺激。

  “什么机密?”

  “回屋说行不行,这一堆人呢。”

  陈果看了眼天色,深吸一口气,决定等到晚上再来“拷问”他。

   “我手上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设计图纸,他们想要。”

  罗辑手里的草纸掉了一地。

  陈果迅速安抚好自己的血压和心脏,一口气提上来——

  “哇老大好厉害!”

  她差点被这一口气噎住。

  自从叶修来了兴欣,带给老板娘的惊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源源不断绵绵不绝。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什么概念!只要能生产制造出来,那是多大的助力!

  “还有已经提高威力的手枪。”

  “图纸?”

  “图纸和成品。”

  陈果再次试图平复心跳,小心翼翼地问:

  “我们能吃下吗?”

  “不能,量有点大,制造出来也太难。”

  “那就是说,我们看得到拿不到,还要为了它拼命?”

  “大概,是的。而且不是看得到,是看也看不到。”

  陈果静静看着叶修,叶修从中读到了满满的恶意。

  “不过过段时间,图纸就能到了吧。”

  叶修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也带了些微笑。

  苏沐橙从办公室走出来,手上拿着几份文件,这是一会要交给财务处处理的。

  办公室里陶轩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

  “叶修……”

  “铃~”

  “请问哪位?”

  “冯宪君。”

【我的大纲呢?我的便笺找不到了怎么办!(ಥ_ಥ)】

【预告:兴欣再次来客,斯文男子意欲何为?枪与图纸,到底保存在谁的手中?然而并不会那么早就写出来】【所以说这个预告并没有什么卵用】

【祝高考加油!】

【对了有没有讨厌颜表情的  有的话就不用了】

热度(8)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