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色

【高考狗高三淡一年】
大漠孤烟,君莫笑醉。一叶之秋,秋木名苏。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原名泠__惟余苍白

【叶修生贺】【周叶】苏醒

【周叶】苏醒

叶神生日快乐!

短篇短篇,ooc,ooc,ooc...


  “相传极东的死城,原本是嘉世王朝首都的所在。”

  “它曾是这片大陆上最辉煌的王朝,那里有哥特式的建筑,也有玻璃砌成的高楼。”

  “一千五百年前嘉世内乱,嘉王朝就此结束。但在死城里,或许还有嘉世的人,在沉睡中等待苏醒。”

  盘发女子放下手中的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老师……死城,真的有人?”

  “王子殿下,微臣并不清楚,但应该会有的吧。据说死城里的时间是凝固的啊。”

  男孩的头发有些许翘起,在阳光下泛着金色。他张大了眼,满满的好奇。

  轮回帝国的小王子周泽楷,刚刚10岁。


  “殿下,殿下!”

  周泽楷并不理会,下意识摸了摸碎霜和荒火,继续向前。

  江波涛看着夜色中逐渐消失的身影,不由得苦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小王子开始想着逃跑了啊。


  周泽楷抓了抓已经被荆棘刮破的黑斗篷,放弃了丢掉它的想法。

  听说死城很危险,靠近的人都会死。

  但是,有父王给的荒火碎霜,一定会没事的!


  树木丛生,抬头望过去就像树叶抵达了天空。

  阳光只能漏进来小缕,落在残破不全的砖石上,砖石是用上好的材料雕刻了花纹,即使时间打磨也依稀可见华丽的纹路。

  死城,竟是一片遗迹一样的地方?

  一路上没有任何阻拦,周泽楷轻轻松松到了城门。

  风尘仆仆的王子把手放到城门上,似乎能听到昔日王都里的喧闹,有少女清脆的笑声,也有男子浑厚的嗓音。

  手上稍微用力,门摆脱了岁月带来的迟缓,石制的大门就在各种机关牵引下缓缓打开。

  “沙沙”

  是树叶在动。

  风开始流动起来。

  古老的木楼开始腐朽,吱吱呀呀,终于支持不住摔倒在地上。

  沙漏里的流沙开始流动。

  石头铺就的路面出现裂痕,风吹过便化为细碎的沙砾。

  年轻的王子走进来,顺着路走向王宫。刚刚开放的风信子把头齐齐转向王子的目的地,坚定地做着忠诚的引路人。

  踩上阶梯,走进去,那些华美的绸缎便化为尘埃,归于土地。

  他看到了年轻的将军。

  将军手中执着战矛,双眼却是闭着的。他的战矛直指着殿门,身后是长发的公主,公主手中攥着一颗珠子。

  “咔”

  周泽楷还没能看清珠子的模样,它就从正中央裂开,碎成一地晶莹。

  公主仿佛失去了支持,倒在地上。

  少年将军缓缓睁开了眼。

  周泽楷从那双眼中看到自己。

  他念出将军腰间玉牌上的名字。

  “叶修。”

  时间开始流动。


  “很久以前,我们轮回帝国的先皇周泽楷,独自一人去了死城。那座死城会挑选打开它的人,不被允许的人会瞬间化为流沙回归大地。”

  “命运之神保佑,他被死城选中了,他打开了城,时间在死城里开始流动。”

  “在那里,他遇到了因他苏醒过来的斗神叶修。”

  “妈妈,那然后呢?”

  女子温柔的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笑得温和,抬头望向窗外。

  帝国首都的广场中央,两个男子的雕像栩栩如生,一个长衣似要随风飘动,手持双枪,另一个手中战矛立在地上,站在枪手身旁。

  日光正好。


热度(21)

© 零色 | Powered by LOFTER